当前位置: 首页>> 廉洁教育>> 廉政文化>> 正文
【名人名篇】梅挚:一纸檄文道出官场积弊
发布日期:2019-08-17     (点击数:)     字体大小:A+ A-

梅挚(997一1061),字公仪,北宋成都府新繁县(今属成都市新都区)人。以进士入仕,三入朝堂、六任州府,官至龙图阁大学士,世称梅龙图。他为官清廉、体恤百姓,尤其憎恨官吏贪赃枉法、腐化堕落。其所作《五瘴说》一文,以自然之恶疾瘴气形容官场五种邪气,成为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反腐檄文。

《五瘴说》仅120字,却高度概括了官场五种积弊,警醒着历代为官从政者

直言敢谏 纠弹时弊

梅挚于宋仁宗天圣五年(1027)进士及第,从此走出成都,进入历史的舞台。梅挚为官以直言敢谏著称。任苏州通判时逢江浙饥荒,官府以粮种贷民解饥,不久又催逼百姓偿还。梅挚对这种加重人民负担的做法极为不满,上奏朝廷请求缓期偿还。为民办事总会被历史铭记,此事就被《东都事略》以及宋、元两朝江浙的地方志突出记叙。此后梅挚三度入朝为官,他敢于对最高统治者的德行修养提出尖锐的批评,敢于对皇亲国戚的不适当职务升迁提出反对意见。宋仁宗虚心接纳,对大臣们夸赞说“梅挚言事有体”。后来梅挚外出为官,宋仁宗竟亲自赋诗一首为他送行。这在整个中国封建时代都不多见,因而在当时和后世,都成为一件记述极广、影响轰动的美谈。

清正廉洁 勤政爱民

梅挚一生清廉,《宋史》称他“资性纯厚,不为矫厉之行,平居未尝问家业”。而对百姓,梅挚则百般爱护。《宋史》记载了他体察百姓疾苦的诸多故事。例如在任滑州(在今河南)知州时,每年治河工程浩大,原先全都是征调当地百姓,人民深感疲弊。梅挚来后以驻守兵丁代替百姓治河。当年河水大涨,梅挚还亲自“夜率官属督工徒完堤”,防止了水患,受到皇帝的表彰(“诏奖其劳”)。梅挚为官32年,六任州府,所至皆有建树。在他曾经任职的昭州(在今桂林市东南部),人们建有“梅公亭”,感谢和怀念他为地方革除弊政,为百姓办好事。在杭州吴山,人们修建了“有美堂”,得名取自宋仁宗为他亲自赋诗的第一句“地有吴山美”。在他的家乡成都府新繁县东湖,南宋建炎年间建有“三贤堂”,人们将梅挚与王安石的父亲王益、唐代著名宰相李德裕并祀其中,历经千年风雨,至今矗立。

警言传世 镜照古今

梅挚喜吟咏、擅文章,多警句,其中对当时和后世影响最大的,当推《五瘴说》一文。瘴即瘴气,我国南方亚热带潮湿地区流行的恶性疟疾,人一旦染上,往往死掉。但在梅挚看来,自然界的瘴气固然可怕,但欺上瞒下、刑狱不公、奢靡享乐、假公济私、作风不正五种官场瘴气更为可怕,官员染其一种,便会引起“民怨神怒”,遭到历史惩罚。梅挚的《五瘴说》仅120字,但高度概括了为官从政者必须恪守谨遵的规矩。即便在今天看来,也与当前中央八项规定、严肃纠正“四风”高度契合,可以说是一千年前的清官廉吏为今天规范党员领导干部行为开出的一剂良药,具有重要的现实镜鉴意义。

梅挚《五瘴说》一出即流传开来,成为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反腐檄文。人们为了纪念梅挚,将这篇文章镌刻于山水秀丽的桂林龙隐崖、杭州吴山上的“有美堂”、成都新繁东湖的“三贤堂”。古往今来,有无数文人名士赋诗吟咏。仅在宋代,就有“五瘴作时虽不染,一篇留诫指其然”(邹浩《读龙图梅公瘴说》),“医国十全姑小试,蠹民五瘴想先除”( 陈俊卿《寄林子方》)等名句流传。清乾隆年间,陈宏谋编纂历代廉政文献《五种遗规》,将梅挚的《五瘴说》收入其中。十九世纪新加坡在制定廉政法规时,从中吸取了丰富的营养。1963年郭沫若游桂林,吟诵道:“榕树楼头回壁深,梅公瘴说警人心。”

《五瘴说》全文:

仕有五瘴:急征暴敛,剥下奉上,此租赋之瘴也;深文以逞,良恶不白,此刑狱之瘴也;昏晨醉宴,弛废王事,此饮食之瘴也;侵牟民利,以实私储,此货财之瘴也;盛拣姬妾,以娱声色,此帏薄之瘴也。有一于此,民怨神怒,安者必病,病者必殒,虽在毂下亦不可免,何但远方而已!仕者或不自知,乃归咎于土瘴,不亦谬乎!

编辑:郑涛
【关闭窗口】